天盛长歌第48集剧情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分集剧情 >

天盛长歌第48集剧情介绍

  凤知微赫连城金狮大婚 宁弈被构陷再入宗正司

  宁弈回到京城复旨,天盛帝愠怒,责怪宁弈违背圣旨,宁弈却交上去一包土,并解释自己其实是领悟了天盛帝九州之帝的雄心,所以才擅自做主帮助了赫连铮,天盛帝被堵的无话可说反问宁弈是不是还打算要奖赏呀,宁弈笑脸相迎,让天盛帝将凌英赏赐给他,一旁的小太监慌忙解释凌英感染风寒,天盛帝则借此留下了凌英,让她在宫中休养,同时也要宁弈回去自省。

  宁弈回去的路上,遇到了一个自称是被魏王家的人追赶的家奴,家奴恳求宁弈收留他,如果回去就是死路一条,宁澄查看之后向宁弈回禀是魏王府的宣辰在追赶这个人,宁弈命宁弈将他安置在别院,家奴暗喜,此家奴正是在寺庙和月泠密会的大和尚伪装。

  晋思羽带人来到金狮的白头崖佯装攻打,这本就是他和赫连铮设下的计谋而已,原本只是打算割了守城的胡须吓唬吓唬他们,却无意中抓捕了逃跑的赫连烈,赫连烈为了活命,献出了金狮的边塞图,要助晋思羽拿下金狮国。

  今天是凤知微和赫连铮成亲的大日子,婚礼异常的隆重,赫连铮端坐在大殿上看到凤知微徐徐走来,露出欣慰的笑容。而凤知微的心里却都是宁弈,和宁弈的种种往事浮上心头。赫连铮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凤知微,二人宣誓从此就是夫妇,赫连铮向凤知微表示他一定会信守承诺,也相信凤知微总有一天会忘记宁弈。当凤知微和赫连铮拜太后的时候,有士兵来报,晋思羽已经囤兵十万在白头崖,历大人建议讲和,赫连铮却认为他刚刚登基,如果畏战必定会遭到别人的耻笑,因此决定御驾亲征,凤知微则主动代夫请战,赫连铮坚决不同意,凤知微自称她原来是天盛的巡按,驻守闽海,有很强的经验,赫连铮看到凤知微眼神中的坚定也只好同意。

  华琼来向凤知微报到,愿一同出征,此时,赫连铮也来到后殿再次和凤知微商议让他御驾亲征,凤知微认为这不是灭国之战,还轮不到皇上亲自出征,赫连铮要做的就是留下安定人心,赫连铮跪在地上拜凤知微。

  晋思羽和赫连烈设下计谋,让晋思羽的人穿上赫连烈手下人的衣服假装是抓住了赫连烈这个叛臣,引得白头崖的守卫打开城门,而晋思羽则利用绳索仗着边塞图地形的熟悉,从山后攀援而上,潜入到了白头崖,凤知微带人应战晋思羽,却被全军覆灭,重要将领悉数被活捉,凤知微也被晋思羽打晕死过去。

  宁霁来见宁弈,告诉他宁昇已经殁了,虽然天盛帝放了宁昇,可是却一直不愿意召见,后来宁昇就忧虑成疾一病不起,宁弈顿时无比伤感,一个个的皇子都没有了,这一切也都是皇权之祸引起的。随后,宁弈写了一封奏折给天盛帝,提起双生蛊的事情,声称要见到凌英之后问出双生蛊的线索,或许就能解了皇上的毒。天盛帝自然也很想能解开双生蛊的毒,于是向凌英说出宁弈想要见她的事情,同时也命令凌英不要说出不该说的话来,凌英却跪地表示不愿意见宁弈,天盛帝挥手命人带走了凌英。

  宁弈欢喜的让下人准备凌英喜欢吃的东西,凌英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人,也是和他母妃最亲近的人,就犹如母亲一样,此时宁澄来报凌英被一群黑衣人带走了,宁弈大怒,传话给顾衍如果找不出凌英就拆了他的骨头。

  凤知微从昏迷中醒来,浑身剧痛,她艰难起身环顾四周,发现床上坐着一个女人,女人蜷缩在角落里,凤知微询问这是哪里,女人惊恐万分,声称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凤知微无力的倚在墙上。

  大悦皇帝传召晋思羽回京,晋思羽却自己刺伤了自己,声称伤重十五日后才可以回京,而他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以自己做饵钓出一条大鱼,同时也命郭俊传话调查清楚凤知微的一切事情,晋思羽知道他抓的人当中必定有一个是凤知微。

  宁齐叫来了韶宁公主,告诉韶宁要和她设计引诱凌英说出当年的往事,从而陷害宁弈,韶宁信以为真,却不料自己却被宁齐用弩射杀,韶宁死不瞑目双目紧盯宁齐。宁齐打晕了凌英,扶起韶宁,心里也是倍感难过,抚摸着韶宁的脸颊告诉她,为了扳倒宁弈,为了实现他们二人的心愿,总要有人付出血的代价,如此以来也好,她这样就可以见死去的王兄了,宁齐将死不瞑目的韶宁合上了眼睛,随后拿起韶宁的手帕擦拭了一把眼泪,想起韶宁对自己的信任,他表示绝对不会让韶宁白白牺牲的,之后带着韶宁的手帕离开,离开的时候宁齐命属下的人将手帕拿去青龙寺供养四九日超度亡灵。

  宁齐进宫之前命令属下的人去通知火凤帮进行下一步的行动,这一次的战役他一定要将宁弈杀死。

  宁弈找到了凌英,解开她被绑的绳索,着急亲切的告诉凌英他是宁弈,并诉说小时候的事情,凌英这才确信他就是宁弈,二人紧紧抱在一起,宁弈准备带着凌英回去,此时宁澄来报韶宁公主出事了,宁弈大惊。

  顾衍看到小侍卫死去,追问是何人所为,小侍卫临死前告诉顾衍是楚王所为。

  宁弈看到自己的妹妹韶宁中箭死去,忍不住落泪,希望妹妹不要再生在帝王家,宁澄劝说宁弈赶紧离开,宁弈知道这是对他的构陷,此时离开已经来不及了,话音刚落顾衍来到,向楚王行礼,宁弈告诉顾衍既然是来查案的就不要再行礼了,并且将弩丢给了顾衍,顾衍请示宁弈今天的事情该如何处置,他也好有应对之策,宁弈告诉顾衍正如他所看到的一样,他就是嫌疑人,抓紧牢房即可,其他无关人员都散了吧。顾衍则认为一切都是因为凌英出宫引起的,将凌英交给他处置就可以了,宁弈命令宁澄带着凌英回到楚王府,并转头告诉顾衍这里没有凌英,只有宁弈,顾衍立刻领会,只是觉得委屈了宁弈,宁弈却认为最委屈的是妹妹,无辜枉死。

  宁弈被带到了天盛帝面前,听说韶宁去世,天盛帝很难过,一直不停擦拭眼泪,边哭边让宁弈告诉他这一切不是他做的,天盛帝也知道韶宁和宁弈不和,也曾多次惹下事端,可是无论如何也不该杀了韶宁,宁弈声称无话可说,天盛帝命人把宁弈押往宗正司,宁弈根本就不做任何辩解,临行前看了一眼天盛帝,赵渊随后劝说天盛帝担心此事被人利用,杀了韶宁而陷害楚王,天盛帝表示楚王或许是被冤枉的,可是以前曾有预言一子出,诸子灭,自从楚王出了宗正司他的儿子们就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赵渊认为即便如此楚王也不能死,不能出事,因为他和皇上是双生蛊,天盛帝气的捶胸顿足。

  宁澄将凤知微的事情也报告给了宁弈,宁弈自责,低估了晋思羽的野心,本来是想保全凤知微一世周全,可是却反而害的她成了阶下囚。

  凤知微劝坐在床上的女人不要害怕,她不会伤害她的,只想两人坐下好好说话,女人问凤知微究竟是谁。

本文系剧贴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喜欢看“天盛长歌剧情”的人也喜欢:
天盛长歌电视剧相关资讯
最新剧情排行榜
即将播出电视剧剧情
最新电视剧剧情
365问答大众新闻网360知道天天快报天猫问答大才经验网扬军网